这方面会得到改善

2019-02-20 07:48

[陈功]

[陈功]

这个肯定是必然的。第一,一个产品从刚上市到几年之后过了专利期,价格都是呈现下降的趋势,这符合经济发展的规律。第二,随着国家经济发展、人民经济收入增加和健康意识的不断强化,这方面会得到改善。比如,医保有意识去覆盖一些确实能够带来明显疗效的药品,这个有赖于从专业的角度给政府提供很多数据,证明购买这个服务或产品的效价比是很高的。又如,在老百姓看病方面,听过医生介绍之后,病人会计算我的家庭收入是多少,要花多少钱买这个药来延长生命,觉得值得就去支付。[ 2017-05-04 10:46 ]

吴斌:支付方式改革让更多肠癌患者得到有效治疗

为什么关注这个话题呢?就是我们刚才讲到的,患者在看病时会提出来,看这个病要花多少钱?可以延长多久寿命?每个人都在算这个“账”。英国的nice指南(英国国家卫生和临床技术优化研究所指南)提出,首先要科学证明这个药是有好处的,计算后考虑国家医保,要不要把这个药纳入医保,需要花费多少钱、能把患者的寿命延长多久。基于这个理念,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国际协会提出来,要考虑药物的效价比。比如,2016年英国的指南就提出,所有的治疗方法都要考虑价值,这个价值包括花费、带来生存的改变、可及性、安全性等。我们对于我国目前能够用到的两个靶向药物,做了一些药物经济学的研究。[ 2017-05-04 10:51 ]

[陈功]

[吴斌]

[陈功]

[吴斌]

[陈功]

刚才主持人和吴教授说的很有道理,毕竟肠子在肠道里面,肠癌发病一定程度上会体现在排便习惯的改变。但是我们一方面要避免成为“惊弓之鸟”,更重要的是要理解,这些症状的出现往往是疾病发展到一定程度了。所以,说得科学、客观一点,早期肠癌没有什么特征,我们不能评一个办法判断你是不是肠癌,比如大便带血,因为痔疮都会有这个症状。我们要跟随肠癌发病的整体模式,比如到了50岁之后是一个发病的高峰年龄,所以到了40、50岁要开始做相关的健康检查。[ 2017-05-04 10:36 ]

第二,我认为是付费方式的改革。因为这种靶向药物比较贵,研制出来的费用很高,对于企业来说,它需要有资金支持后续的研究,怎么办?根据国外的经验,我觉得可以采取多方支付的模式。比如,企业可以承担一点,给患者提供一部分的赠药,医保支付一部分,最后患者支付一部分。对于一些特别贫穷的患者,如果符合用药症状,是否可以启动一些慈善的救助计划。在这方面,人社部等部门做了很多改革,对靶向药物的关注度越来越高,近几年正在开展的国家价格谈判,我想都是为了帮助患者用得起这些药物。[ 2017-05-04 10:49 ]

[陈功]

我谈谈自己的看法,因为我本身就是专门治疗结直肠癌的外科医生。所有的癌症分为1期到4期,4期就是晚期。得了肠癌之后,通过一系列的检查确定患者的临床分期是几期,一般所谓的早期就是1到3期,晚期就是4期。如果到了晚期就比较复杂了,还要区分晚到什么程度,虽然是4期,有些4期的处理效果比较好。到了4期,要检查转移到什么地方,根据转移的程度,还要判断转移瘤是否能切除,如果能切除,哪怕是4期,我们要配合积极地进行化疗和靶向治疗,让病人重新恢复健康。如果不能切除,可以利用靶向治疗等方法,控制病人的症状,延长患者生命。[ 2017-05-04 10:40 ]

恶性肿瘤是影响我国居民健康的主要因素之一,其中,肠癌是一个重要的致死原因。近年来,我国结直肠癌的发病率逐年上升,2016年中国在世界上发表的一篇统计学资料显示,我国在2015年有36万新诊断的肠癌患者,在农村的比例低一点,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高一点。全国的标准化发病率是十万分之15-20,在上海接近十万分之40,这跟全球的情况是比较符合的。因为城乡经济发展水平和生活方式不同,在全球体现出西方国家比欠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的发病率更高。[ 2017-05-04 10:33 ]

[陈功]

谈及肠癌发病因素,陈功表示,肠癌是一种“生活方式病”,跟我们平时的生活方式有很大关系。肠癌属于消化道肿瘤疾病,俗话说“病从口入”,一些不良的生活习惯,例如摄入高脂肪、高蛋白的食物量比较多,摄入纤维素的量比较少,或者运动比较少,都有可能诱发肠癌。

研究分了两部分,结直肠癌左半和右半,在中国的同一地区,在患者援助计划的背景下,研究增量成本效果比(icer)。从解剖学上看,在左半,西妥昔单抗比贝伐珠单抗更有药物经济学优势。在右半,主要使用贝伐珠单抗联合化疗,对比单纯的化疗,小样本研究结果显示,性价比不是特别突出。这是一个局部地区的抽样调查,我们不能说它一定能代表全国,我觉得这起码是以后的方向。所以说,未来不管在大数据、国家的层面,小到个人、家庭,都会考虑药物经济学。[ 2017-05-04 10:56 ]

[吴斌]

我再补充一下。我是从一个临床医生的角度来看,还有两点是需要关注的。第一,刚才谈到研发是非常昂贵的,为了保护企业利益、持续推进医药创新,目前全球普遍采用的模式之一是专利保护期。在专利保护期到期后,市场上就会出现仿制药,其背后最大的核心利益就是降低客户的成本。仿制药品上市之后,一个是增加了竞争,也会倒逼原研药价格的降低,这个是很普遍的。第二还是要不断完善国家医保。在使用靶向药物之前,要有标志物对患者进行筛选。比如使用西妥昔单抗治疗前,要对患者进行ras检测,如果ras检查结果不是野生型的,就不需要使用这种药。统计显示,经过基因检测后,大概有55%的晚期肠癌患者不适用西妥昔单抗治疗。[ 2017-05-04 10:50 ]

基因检测是未来精准医学的大方向。基因分为两大块,一个是“愈后因素”,同样是得了肠癌,以此来预测不同患者疾病的未来发展怎么样。另外一块基因被称作“疗效预测因素”,目前市面上有很多药,能不能找到一个指标来判断这些病人可能用a药有效、或者用b药有效,这才是精准医学的核心所在。但是,目前肠癌治疗如果真正称之为“精准”,目前主要有两个疗法,一个是针对早期(1、2、3期)肠癌,就是5-氟尿嘧啶,这个药比较便宜,大家的关注度不太高,用它可以减轻肠癌所带来的伤害。另外一个是针对4期肠癌,就是贝伐珠单抗和西妥昔单抗。西妥昔单抗这个药主要针对ras检测没有基因突变的人群,如果有突变了,病人就没有必要去用了。作为个体病人来讲,这个是很关键的,到了国家的层面,就更加重要。[ 2017-05-04 10:42 ]

我们在研究中发现,在现有的慈善项目下,计算一个病人采用新的疗法,比标准治疗额外多花多少钱、能让有质量的生命延长多久。在这方面,国际上有一个规则:如果能延长一年有质量的寿命,你的花费最好是在人均gdp的3倍以内,也就是说,如果使用新的治疗方案,增加的花费不超过3倍人均gdp,从国际通行的法则来看,这个药物就是有性价比的。药物经济学中最核心的理念就是性价比。从大的层面来讲,药物经济学研究能够给国家提供这些数据,如果觉得新药的性价比高,可以承受,就可以纳入医保。[ 2017-05-04 10:54 ]

[陈功]

如何让更多的患者得到有效治疗?吴斌介绍,新药研发本身费用比较高,需要进行付费方式的改革。根据国外的经验,可以采取多方支付的模式,由企业、医保、患者各承担一部分。而对于一些特别贫困的患者,如果也符合用药条件,可以启动慈善救助的形式。

陈功:肠癌是一种“生活方式病”

其他地方是否把这个药物纳入医保,可以参考我们这个模式,未来想扩大药物的可及性,最好能够先计算一下这个药纳入医保是否具有性价比。它首先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医学问题,因为我经常说,医学从来不是一个纯粹的自然科学,而是一个自然和人文相结合的科学。陈教授作为医生,主要研究的是如何把患者治好。在治疗过程当中需要花费多少钱,这个本来不是医生需要考虑的,但是很遗憾,医生也要考虑这个问题。如果有更多、更有效的药物纳入医保之后,临床医生就能够更加专注于治疗疾病本身。我和陈功教授合作开展了这项研究,也是希望能够在肿瘤领域开辟一些具有中国特色的研究,来更好地支持临床的决策。[ 2017-05-04 10:55 ]

第一,中国一线城市的患者得到了非常好的医疗资源,但是农村患者、非常贫困的人群如何得到更好的医疗待遇,值得高度重视。第二,我们总是在讲,精准医学可以带来我们什么东西,同时也要考虑到,它可能会带来哪些其他的问题。比如,首先是伦理学的问题。通过做基因筛查,知道自己携带某种疾病,是不是会带来某种歧视。其次,做精准医学也是有代价的,筛查一次基因,花了很多钱,这个钱谁来付呢?如何让精准医学这样“高大上”的东西能够落地,我想也是将来在肿瘤防治领域需要关注的问题。总的来说,我觉得未来在结直肠癌领域肯定有越来越多的药物进来,怎样把这些有效的药物用到最需要它们的病人身上,如何解决卫生资源有效配置问题,这是我们专业领域和临床医学一定会去探讨和解决的问题,也需要政府部门的支持。[ 2017-05-04 11:00 ]

[陈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