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很多投资人的偏爱

2018-08-18 09:20

而刚过去的6月,国内首个专注文化与传媒行业投融资的私募股权基金宣布完成首期20亿元人民币资金募集,并正式投入运营,基金将运用资本手段,介入国际传媒市场,探索构建传媒投资与运营平台。

近年来,文化创意产业如雨后春笋般兴起,《文化产业振兴规划》等文件连续下发,引起了新一波的产业发展浪潮。今年4月份,九部门联合下发《关于金融支持文化产业振兴和发展繁荣的指导意见》,从无形资产评估体系建设、放宽信贷环境、拓展融资渠道,完善保障体系,鼓励保险资金和风险资金进入新兴产业等多个方面,全面改善文化企业融资环境。在政策推动下,文化创意产业正以其高回报率,成为新的资本亮点。

资本有逐利的冲动,行业有发展的需要,然而,这两者之间的鸿沟是否难以逾越呢?事实上,近年来,促进创意产业融资的各项政策纷纷出台,市场也迅速自发地诞生许多融资配套行业。

事实上,广东省是中国民间资本非常发达的地区之一,因此在支持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问题上比较早地迈出了一步。2002年文化体制改革之后,广东出现了许多影视文化相关的公司,尤其在唱片行业,出现了一些具有特色的企业。近年来,依靠沿海的优势,广东省企业在对文化创意作品的衍生品开发上发挥了重要的成效,出现了包括腾讯、奥飞动漫在内的多家优秀的文化创意企业。

“文化企业无形资产较多,但市场上没有通用的评估体系。”兴业证券文化产业分析师郭国栋一针见血地指出,“例如市场可以估算出冯小刚与华谊签约期间出产影片的票房收入,却无法计算冯小刚这一品牌的市场价值,实际上品牌价值同样可以转化为企业利润。”

2009年9月10日,奥飞动漫成功上市,由于其特殊的产品特性,引得不少投资人关注。今年,奥飞动漫以亮丽的业绩示人,展开了新一轮的资本运作:资本公积金每10股转增6股,通过高送转迅速把盘子做大;出资9000万元收购广东嘉佳卡通影视有限公司60%股权,进一步完善产业链。

然而由于资产较少、高度依赖创意人才、资金需求量大,文化创意产业对于投资人、银行来讲,资本的回收风险程度也较高。

“银行在知识产权的评估和转让上缺乏专业的知识和经验,需要发挥社会上专业中介机构的作用,将知识产权的专业判断交给社会中介机构,解决知识产权放贷中的专业问题。政府可对符合规定条件的具有创新价值的企业给予贴息支持。”一股份制银行负责人对记者说。

广东动漫游戏产业研究中心的主任张新雄分析认为,与纯粹做原创动漫相比,有实体支撑的动漫企业,如广东奥飞动漫,由于在传统领域有相对稳定的产品与业务,更容易获得金融资本机构的青睐。“已建立起完善经营管理团队和商业运作模式的企业,由于其产品有较广泛的受众群,很可能成为民间投资者或机构投资者们下一步关注的目标。”

无论是一炮而红的喜羊羊、资本市场上游刃有余的奥飞动漫、还是刚获世博最佳实践区的1506创意产业园……广东省的创意产业以令人惊艳的姿态脱颖而出。依靠制造业优势,广东创意产业有与生俱来的产业依托。由于具有较为完善的产业链,广东文化创意产业正吸引越来越多的投资人关注。

其中,文化产权交易中心和文化产业基金今年来在各地纷纷兴起,拓宽了融资渠道。不久前,广东省南方文化产权交易所、深圳文化产权交易所在正式成立并向社会开放。“文化产权交易可以部分解决创意产业难估值的问题,补充了国内文化产业制度环境的缺失及产业轻资产、难评估等产业缺陷。”业内专家表示。

记者统计了一下,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年初,先后有皖新传媒、奥飞动漫、华谊兄弟、东方财富、蓝色光标等传媒企业上市,十余家出版集团也在加紧筹备上市,越来越多的文化产业借道资本市场进行扩张,并成为上市公司中一股令人关注的新势力。

“企业要想获得投资人的青睐,前提是能够分散或者规避可能给银行或者投资人带来的风险,但是有些风险是无法全部消除的,所以建议企业还是首先练好内功,做好产品,企业有特色,投资自然也就找上了门。”著名投资人雷中辉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其实,受关注的不止是游戏产业,包括动漫、创意园区,文化传媒行业等新兴文化产业正慢慢进入资本的“法眼”。私募、风投的身影开始频烦亮相各动漫展、游戏会议、创意产业会,几家新上市的文化产业公司纷纷受到了二级市场资金的热捧,文化产业基金开始在中国冒出,连最保守的银行信贷资金也开始了针对文化创意产业的产品创新。

“奥飞动漫目前的渠道铺得非常到位,产品40%进入大型超市、商场,60%通过经销商进入各地的批发市场,对于终端的控制能力很强。其产业链较为完善,受到很多投资人的偏爱。为投资人进入文化产业树立了一个非常好的先例,不少私募人士目前仍然在觊觎着奥飞。”一私募人士如此对记者说。

其中,广东省国有经营性文化资产监督办分别与建行广州分行、光大银行广州分行、民生银行广州分行签订了广东文化与金融战略合作协议。不久前,中国民生银行中国电视剧导演集体授信,首批有23名导演共获得了一亿多元的授信额度,这些电视剧导演群直接获得创作资金,成为电视剧的主要投资人及版权收益人。

“希望《指导意见》出台能加速无形资产评估体系的建设,文化企业的价值认定公开、透明化是融资的第一步。”郭国栋表示。

而投资人雷中辉则抱有更乐观的态度,“中国会逐步放开对文化领域的一些政策性限制,文化产业大发展的趋势是一定的。投资也正在向这个行业倾斜和集中。在未来的5年,中国会迎来一次对文化创意企业的投资热潮。”

资本虽对文化产业的高回报给予了极大的热情,但创意产业利用资本发展过程中也面临着突出的问题,文化创意产品无形资产的不确定性,往往让投资者望而却步,高回报伴随着的是高风险。

近日,一则消息引发了游戏业的高度关注。7月底,启明创投、高原资本、华登国际、海纳亚洲以及红杉资本五家顶尖私募负责人将齐齐参与中国游戏商会会议。业内分析指出,五家国际顶尖私募中国地区大佬同时亮相异乎寻常,表明国际国内的资本大鳄,越来越关注国内游戏产业所潜藏的巨大成长潜力。

“银行资本在对待这种轻资产、风险较高的文化创意产业企业的时候,基本上是采取保守的态度,大多数的中小型和初创型的文化创意产业是得不到大量的资本支持的。这也就阻碍了文化创意产业的大发展。”雷中辉对记者表示。

另一方面,专家指出,目前局部地区的文化产业传统融资难度在降低。以广东文化与金融战略合作为例,针对文化企业缺乏资产抵押物等问题,银行成立评估专家组对企业的无形资产进行估价,无抵押企业也有可能获得贷款。

作为广东文化产业的标杆,腾讯的崛起给了无数投资人美妙的憧憬,也引发了网络创意的风潮。“五家顶尖私募是业内的风向标,如果他们都盯上了国内游戏产业,那么其他私募和风投相信也会继续跟进。未来可能会有大量的风投资金注入国内的游戏行业中。”业内人士指出,即使上述五家私募没有投资任何一家游戏开发商,仍会起到催化剂一般的作用。

“做动漫风险很大,在衍生品盈利之前,几乎所有的资金投入,包括找编剧、写剧本、做出成片到联系播出等环节都得公司出钱,万一出现什么变故,这些前期投入就都打了水漂。”嘉影动漫董事长蔡文雄表示。正因如此,企业非常希望能吸引其他资金进入,缓解经济压力,共担风险。